2019年12月7日, 第十五屆粵港澳國際關係論壇在廣東外語外貿大學舉辦。各學校分別代表WTO中的各個經濟體,大家各抒己見,就WTO改革和解決當前日韓貿易爭端問題展開深入討論。這是我校模聯社團第一次參加此類活動,蛟龍蟄伏深淵,一朝出海,最終榮獲最佳代表團銅獎。此外,我校模聯社團學術總監彭博先生獲得最佳代表獎。以下是我校模聯社參與活動部分同學的會後感悟。

科大模聯最帥男團

  • 馬國睿

       首先,良好的學術準備是必要的。這次彭總(MUSTMUN學術總監彭博)和黃振業和其他代表之所以能夠談笑風生,是的其他代表聽得如癡如醉,就是在於他們深刻的學術儲備。良好的學術儲備可以有效應對其他代表提出的質疑,以及場上出現的突發情況、並能有效以理服人,使得自己的意見很快被別人接納。相反,缺乏學術準備意味著立場很難堅定。如果說一個完整的方案是高樓大廈,學術準備就是地基,沒了地基,大廈如何偌大都是空中樓閣,再堅固的立場在對方的「謊言」和「陷阱」中屹立不倒。

       再者,良好的學術準備還需要搭配高級的「白左」技能。一方面,在自己國家立場上,堅決不可動搖——不論是發言、磋商,還是記者會,始終都必須圍繞核心立場展開討論,並且讓自己的核心目的、核心利益清晰明瞭。

       另一方面,緊緊捉住會議中心議題,把握多數國家主流利益,也是實現議程穩定推進的重要法寶。每個國家開會都會攜帶自己的利益訴求,會議召開也有原因,無論國際關係論壇還是模聯,把動機放在凝聚共識大解決現存問題上才能被其他代表認可,才能確保自己的工作重心不被干擾。本場會議,我們值得認可的地方在於我們始終堅持推動貿易自由化,堅持WTO下DSB解決爭端的方案,這樣我們在立場上就佔據了穩定制高點。

       另外,解決問題是關鍵。之前我一直認為在會議中煽動性的演說是打動代表的第一步。但是隨後我發現,直截了當表明立場,陳述清晰的解決方案大量資料鋪排、亢奮的演講更有效果。 代表們自然懷揣自己的利益訴求,他們當然不是電視機前準備投票的「烏合之眾」,搞一個Hatred Speech,過度誇張危機並抬高自己,顯然不得人心。不能拿出切實可行的解決措施,即便聽著高大上,也弔不起大家味蕾。若是立場與主流社會相悖,挑起矛盾,激化衝突,自然要被孤立。會議召開本來就是解決問題。

       最後,尊重是必要的。我想我在這段經歷中學會了尊重。各代表團來自各個學校,這些學校在排名上各有高低,他們的學術準備也參差不齊,學的專業亦具有各自優勢,在這樣的情況下,大家能為共同利益加強合作,互相包容是難得的。模聯,「沒有可以奉為金科玉律的教科書,也沒有可以對別人頤指氣使的教師爺」,自恃孤高,打破了平等互惠的基底,結果只能是不歡而散;人身謗擊,違背了學術本位的初心,到頭只得是身心俱疲。尊重規則、尊重評委、尊重跟我們合作並競爭的代表,才是會議乃至真正外交官該有的姿態。

       回顧過去的二十四小時,我們雖然沒有拿到金獎,可是我們產生了一個BD(Best Delegate),這已不委屈我們的努力了。當然,我們也有不足,意識到我們在新聞以及新聞發佈上還有欠缺,這是我們需要注意的地方。新聞發佈,作為國家的一個明亮視窗,是政策輸出和國家形象塑造的關鍵環節,我們準備不很充分,也沒有十分體驗過,瞭解過,這是我們需要提升,值得鍛煉的地方。另外,我想我確實該好好練習一下英語了,畢竟現在用英語問問題還是不能十分流利,這是硬傷。我想我國際關係的知識仍然欠缺,這次論壇恰恰暴露了我這一盲區——對國際組織瞭解甚少,對歐盟和WTO的組織結構和爭端解決機制缺乏瞭解。

       最後,希望這回的論壇既給我經驗,也帶來教訓,讓我在今後無論是模聯,還是專業學習中都能有所突破。


  • 黃振業

       立場、切入與妥協

       模聯以及其他有關國際關係的活動,都需求對本方勢力的大量調研。

       最重要的一點在於:代表需要準確地掌握己方絶不可失的基本立場,即基本盤。

       在握有基本盤的基礎上,代表再對本場議題與其他勢力的代表進行磋商和談判,在一次次的交流中試探談判參與方可以放棄或妥協的利益,從而達到通過協商解決問題的目的。

       協商問題時,正確的切入點應該首先考慮自身的立場,以立場為基礎思考切入方法,再充分考慮場上有哪些勢力會贊同本方的決策。所以,不符合自身利益的切入點是不合適的;過多與場上勢力衝突的切入點是不合適的。

       由於模聯及類似學術會議的議題,往往具有歷史悠久、多方利益糾葛等造就問題複雜性的特質,這些問題一般是懸而未決的。模聯這樣做出決策僅僅為解決本議題的場合為“疑難雜症”的解決提供了可能性。其中,利益紛爭往往是使得問題更加難以解決的重要誘因。適當的讓步與妥協能夠使得會議更加順利地進行。

       本次會議,我學到的第一點,叫做「如何對只有一個會期的會議進行安排」。約6小時時長的會議,在時間安排上格外嚴苛。如果要做比較,大概可以說是將3天6個會期約18小時左右的會議濃縮,除去兩個會期的寫作外,把12小時要討論的東西在6個小時內做出一個大體框架來。可以說,在應變能力和學術能力的考察上,本次粵港澳大會的難度不低。

       第二點,叫做「不要把學術會議開成辯論賽」。這絶對是一個極其生動的教訓,感謝某高校提供的反面教材。初入模聯時,我的導師說「不要因對方的批評而生氣,而是應當表示感激,因為對方提醒了你可能有哪裏做錯了」。而辯論賽思路則像是「不論對方說了什麽,只要是在懟你就需要懟回去」。這是不利於問題的解決的。

       第三點,當模聯人之前,首先需要學會做人。無妄的人身攻擊無法為己方帶來哪怕分毫便利,使人難堪更不會為己方形象加分。作為有同理心的模聯人,令人舒適的禮讓是必要的美德。

       最後,適當的參會能夠讓我實實在在的體會到與同輩精英的差距。好讓自己不會因為沒有參照物而過度膨脹。


  • 宮一鳴

       公知和臭公知

       作為第一次參加論壇討論的模聯人,拿到團體的銅獎實在是非常值得高興的事情;作為領隊的彭博拿到最佳代表也讓我覺得“與有榮焉”。在論壇中,我們討論的近乎於“道”,而不似模聯“道為主,術輔之”的包含所謂“術”的層面交流。這次的參賽對手都是來自國際關係學院或者社團的成員,學術水準自然令我望塵莫及,許多代表的理解和表現也的確深深折服了我:尤其是日本新聞發言人的雙語轉換應答更是令我甘拜下風。大佬很多,學術水準很高,我們很吃力,我們很努力。

       實際上,這就是逐步離開舒適圈的行為。從一個危機聯動安理會的代表走向大聯動體系的內閣,再走向經濟合作委員會的地區代表,再走向來自歐盟的採訪WTO的記者,每一次的拓展都是進步,每一次的進步都伴隨著痛苦。

       痛苦也好,進步也罷,這就是我想要的。

       說回“術與道”的問題,這次會議的論道精神的確值得學習,許多代表的策略和戰術也是非常值得借鑒。但也有所謂”學究式“的空談”道“者令人發笑:從貿易問題扯到哲學道理,不顧及現實情況和背景設定一味推導和崇尚學術理論,再擺出一副高高在上“我學術”的態度開始用盡各種非入流之“術”達到自身目的;在旁觀者看來,這無非就是一種自我歡樂的封閉罷了;罷了沒出任何實質性結果,現實與自嗨的差別太大,於是乎開始猜忌和揣度,擺著高高在上所謂“崇尚學術”的態度做出不符合身份和風度的事。

       真正的知識份子都是將自己的學術理論放到實踐中去檢驗的,只有貼合實際才能被稱之為有用的學術理論:勤勤懇懇搞實踐的樸素和隨和才是知識份子的應有姿態;自己學術水準不實際不夠格,還偏偏擺出一副高高在上的嘴臉做小人之事——姑且稱虛偽和附庸風雅罷了——我想這也是知識份子在歷史上有時被無端迫害的原因:假求知者的行徑掩蓋了真正知識份子勤懇的光芒。

       還是想感謝所有給予我照顧的人,也謝謝真正參與和討論的大學代表的高尚風格:你們的求知和實踐,都是我學習的榜樣——對於惡意揣和虚伪的臭公知:嘿嘿,再见。


  • 郁志昂

       國際關係論壇其實和模聯有異曲同工之妙,可謂是殊途同歸。在本次粵港澳國際關係論壇上也見證了灣區高校優秀代表的風采。雖然在會議後半程因為本人身體原因沒能帶動好新聞發佈會提問環節的氣氛,但一整天討論聽下來,又有了頗多感觸。

       首先會前準備只要是用點心的代表團應該都不會是很大的問題,在立場闡述環節差距也不會太大。個人認為議題拆分,也就是事先準備一些場上即興問答需要下點功夫,我們這次基本上也是從這裡吃了虧,準備時太過倉促。本次會上不論是質詢代表還是新聞發佈會都明顯感覺很多問題都是不痛不癢的,回答者也大都是在打太極一般,我知道這並不容易,首先站在台上接受四面八方的質詢和盤問本身就需要勇氣,若是有語言能力障礙更甚,像本次會議某國代表明知新聞發言人英語水平一般還執意用英語提問就顯得很沒有風度。

       會場上的爭執和摩擦每次都會有,這次也不例外,國家立場和觀點上的不一是造成爭鬥的主要原因,更有趣的是,本次會上竟然出現了「辯論選手」,儼然將國關論壇變成了辯論場,還頻頻使用中國的一些俚語來做論證,殊不知自己此時此刻所代表的國家是什麼,並且如果自身觀點站不住腳,若只是含糊其辭、誇大渲染,於在場的代表看來就如跳梁小丑一般,需要引以為戒。

       所謂明槍易躲,暗箭難防。會場上的激烈交鋒、你來我往固然重要,但同樣需要抓住會歇時期的自由磋商,我認為我們這次在彭博總監的帶領下就做得很好,成功地與絕大多數國家交換了意見並達成了絕大多數共識,這樣也方便在接下來的會程中推動會議的進程,盡量減少「過多」的即興發揮,這次我們所扮演的國家代表也方便我們擔當領導者和牽頭人的角色。

       與之前幾次模聯經歷相比,這次我更多地扮演了一個旁觀者的角色,也就是最後爆肝了一下新聞稿,正所謂「旁觀者清,當局者迷」,希望以後到上場的時刻也能有像坐在場下一樣的冷靜頭腦才好。


  • 王昊毅

       我有幸跟随澳科大模联社的大佬们一起参加了粤港澳大湾区国际关系论坛。在这里,我学习到了很多开模联会议的技巧,学到了好多学术知识,也认识很多志同道合的人。

       先简单谈一下感受;在这次会议中,大多数学校的代表都做了充足的学术准备,仔细分析了各自代表国家的立场与利益诉求。在会场上大家也表现的非常棒。我们针对近期的焦点——WTO争端解决机制所存在的问题展开了深入的讨论。大多数国家都立场鲜明,通过各种外交手段去试图达成各自的目的。虽然会场上也有一些不负责任的代表没有做充足的学术准备,通过不符合自己国家形象的表达使会场参杂了一些不和谐的声音。但我觉得这次会议整体还是比较完整和拟真。

       作为一个记者,在记者席上看会议和作为代表开模联会议的感觉完全不一样。我有时间仔细思考每一个国家代表所表达的含义背后有什么利益诉求,通过记者手中的笔写出来,形成新闻稿。虽然这次会议新闻稿没有实际影响到会议进程,但是我对“媒体是第四权力“这句话的理解更深了。

       接下来说一下重点:心得。我总结了一个开会的方法。模联开会其实与我们初中学到的“描点,连线,成图”这一套画图方法非常像。描点:根据议题找到自己国家在这个议题上必须坚持的几点原则,通过这几点原则,找到自己国家或者集团的诉求。比如欧盟一直提倡自由贸易,同时提倡各国应该在WTO框架下解决贸易争端。连线:根据必须坚持的原则寻找之间的关系,通过提出具体的行动与计划来落实自己国家或者集体的诉求。比如欧盟在这次会议上我们提出重新划分发展中与发达国家,落实对于WTO争端解决机制的改革方案来使WTO争端解决框架重新发挥作用。成图:根据行动与计划形成自己的开会思路。在会议中保持完整的会议思路有助于根据状况随机应变和实现自己的会议目标。最后,我们要到与我们有共同利益诉求的国家与代表交换意见,求同存异,共同推动会议进行。连接的线条是曲是直可以根据自己国家对于这个这几个点的强硬程度来改变。比如欧盟在WTO改革这个问题上和推动贸易自由问题上虽然有诉求,但并不是强硬的推动或者是要求改变,这个就像虚线。而美国和中国在中美贸易顺逆差问题和如何评判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问题上双方都是非常强硬的。所以这两个国家对应的就是直线。这样在开会之前我们可以根据这种思路来整理一下开会的要点,也可以与代表理顺思路。我称其为“几何开会法”。希望对于大家以后参加模联会议有帮助。

       总之,这次开会我收获很多。再次感谢带队的我们的学术总监彭博学长,感谢同行的几位同伴黄振业、徐王谦、郁之昂学长还有宫一鸣。感谢组委会和其他到会代表。


  • 彭博

       ——如切如磋,如琢如磨。正如《诗经·卫风》这一句这么写到,也是我对此行的感想。

       纵横家流者,盖出于行人之官;而行人之官们总是能够运筹于帷幄之中,而后方能决胜于千里之外。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充足的学术准备才能让我们在台上更加自信的表现出一个外交应该有的风范。

       这一次的论坛我们看到各大高校的充分的准备及高水准的表现,收益良多,无论是语言水平亦或是中英切换的自如,需要我们团内各位多加学习。

       在道的选择上,秉承以国家为怀,以人民切身利益为本,方能胜任其道。且行利世界之势,助推会议方能交答复予世界人民;这一次的欧盟秉承维护改进WTO为核心,促进世界多方贸易发展为本位,旨在造福世界人民,虽颇有些理想,但这实乃吾辈之意,也确实去践行我们的精神。虽有所斩获,但任不完美,诸多细节还值得我们高山仰止,景行行止,希望我们下一次能够改进。

       学术本位,赤子之心;望诸君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致我们的代表团


       時間如水,時而平靜,時而湍急。唯一不變的,就是向前流淌,永不停息。願MUSTMUN這隻初顯鋒芒的蛟龍以後越飛越高,一朝天下誰人不識君?



Follow us↓

分类: 新闻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