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庫爾德人的問題研究



只有大山才是他們的依靠


前言

       自敘利亞四分五裂的狀況開始,庫爾德這個民族越來越多地被提及,可以說,是敘利亞問題重新喚起了庫爾德問題。敘利亞六方混戰的狀況使得庫爾德人成立獨立國家的願望愈發強烈。為分享一些庫爾德問題淺顯的研究與認識,特著此文,歡迎指正。

01歷史背景

       庫爾德是中東四大民族之一。四大民族,按照人口順序,應當是阿拉伯人、波斯人、突厥人、庫爾德人。其中,庫爾德人是第四大民族。阿拉伯人國家,主要是沙烏地阿拉伯、伊拉克和阿聯酋;波斯人國家,是古代的波斯帝國和現在的伊朗;突厥人國家,主要是土耳其、四大斯坦國與阿富汗,同時需要指出的是,賽普勒斯(詳見北賽普勒斯問題)與中國的新疆地區也有一大部分是突厥人;而庫爾德人,沒有國家存續至今。而可以說,庫爾德人沒有國家,也與其他三大民族有國家密切相關。庫爾德人有一句著名的民間諺語:“庫爾德人沒有朋友,只有大山才是我們的朋友。”這是一句悲涼的諺語,印證了他們的悲慘歷史。當異族入侵或種族滅絕行動開始時,庫爾德人便會舉家遷徙,擁抱阿拉伯世界的山巒。對他們而言,在異族的領土內,只有巍峨的群山還有些許溫度。 

       “庫爾德”,在庫爾德語(屬伊朗語族)中原意“勇士”。庫爾德人長期沒有自己的文字,而現在使用的庫爾德語則使用拉丁字母與阿拉伯字母書寫。由於長期沒有文字的歷史,庫爾德人的源頭不明。而主流學界廣泛認為,現今的庫爾德人是米底人和波斯人交融的後裔。他們在被波斯人征服後,又被阿拉伯帝國所統治。他們的主要信仰也隨之確立下來:阿拉伯地區的遜尼派信仰與伊朗地區的什葉派信仰。

       庫爾德人的一個事實是,在庫爾德人蝸居庫爾德斯坦時,有一位庫爾德青年到達了埃及,後來領導整個阿拉伯世界,他的名字叫薩拉丁。也許是地緣和地位使然,他在帶領阿拉伯世界擊敗十字軍,收復耶路撒冷後,卻沒有為了改變庫爾德人的狀態付諸過努力,畢竟他是埃及的蘇丹(而不是庫爾德某部落的領袖),他將埃及變成了什葉派,並將阿拉伯的力量擴展到了北非。這樣一位庫爾德民族歷史上最傑出的人物,並沒有得到多少自己民族的禮贊。

       庫爾德人的另一個奇怪的事實是,他們極其驍勇善戰,喜好聚居,有以他們民族命名的土地,卻沒有一個獨立的國家。不可一世的中亞雄主花剌子模,被蒙古帝國趕著向西進發。1231年,末代蘇丹劄蘭丁·明布林努攜親兵出逃,到達庫爾德斯坦後,被兇悍的庫爾德人全滅。庫爾德人在蒙古帝國到來後,歸順蒙古帝國。

       蒙古衰落後,此地的控制權在突厥(塞爾柱蘇丹國、黑羊、白羊、奧斯曼帝國)與波斯帝國間反復易手,最終在1639年,奧斯曼土耳其與波斯簽訂的條約確定了庫爾德斯坦的歸屬,其中大部分劃給了奧斯曼一方。這一時期,奧斯曼土耳其採取了相當寬容的政策。庫爾德人得以在不繳納稅賦的情況下根據民族分化建立了十三個公國。儘管19世紀初期奧斯曼不再承認十三公國,並對這一地區實行了直接管轄,這也成為許多能征善戰的庫爾德人進入奧斯曼帝國軍隊服役的契機,在此時期,庫爾德人的政治與軍事地位在奧斯曼帝國境內與一般突厥人無異,並且繼續擁有免除賦稅的權力。

       但是,三十年戰爭最後簽訂的《威斯特伐利亞和約》促進了民族國家的形成,而在啟蒙運動時期,思想家更確定了一族一國的觀念,庫爾德人的獨立建國意識在奧斯曼治下也從未衰弱。普魯士在這個口號下統一了德意志,殖民地在這個口號下紛紛擺脫了他們的宗主國。

02近現代背景

       一戰時期,庫爾德人與阿拉伯人一同參加了那位著名的“阿拉伯的勞倫斯”帶領的抗土大起義,並且與阿拉伯人、越南人一同得到了英法獨立建國的承諾。但是列強秘密簽署的賽克斯-皮科協定在中東各民族不知情的狀況下劃定了勢力範圍。不自然的國境線生硬地分裂了庫爾德斯坦,並導致了未來的巴勒斯坦問題。中東問題專家弗爾廷(Henner Fürtig)說:“這種人為地劃分國界憑空建國的方式造成了之後的幾十年間無數的戰爭衝突。”他說,這個問題持續了100年仍沒有得到解決,而且也一直對地區安全構成隱患。在奧斯曼與列強簽訂的《色佛爾條約》中,包含了庫爾德斯坦成為自治區並通過公投決定是否獨立這一條目,但因為過於苛刻激起了土耳其人反抗。重新訂立的《洛桑條約》中不存在任何關於庫爾德人民族自決的條目。反而將庫爾德斯坦一分為四,分屬伊拉克、敘利亞、伊朗、土耳其。



土耳其角度

庫爾德人居住在土耳其的東部與東南部。

從土耳其共和國建國至今,庫爾德人不允許承認自己的庫爾德人身份,並且也沒有得到政府的任何保障。在土耳其政府的“土耳其化”政策下,庫爾德人不允許學習自己的語言和文化。土耳其政府多次對庫爾德分離主義者進行武裝鎮壓。


伊拉克角度

庫爾德人聚居於伊拉克北部與東北部。

一戰後分屬伊拉克的庫爾德斯坦並不平靜。庫爾德斯坦問題多次成為伊拉克各派勢力爭取支持的籌碼,而這些籌碼極少兌現。在蘇聯與伊朗的支持下,庫爾德人通過武裝手段獲取了建立自治區的權力。但在此後,伊朗與伊拉克秘密訂立協定,伊朗停止對庫爾德人的支持,庫爾德孤立無援,再次被伊拉克整合。兩伊戰爭期間,庫爾德人發動大規模起義,伊拉克人對庫爾德人動用化學武器,庫爾德起義再次在流血中被鎮壓。


伊朗角度

庫爾德人主要聚居於伊朗西北。

20世紀初,巴列維王朝將庫爾德人視為波斯民族的一部分,將其平等對待,但是實質上,庫爾德人依舊是伊朗與土耳其等其他國家對抗的籌碼。

 庫爾德人的獨立建國運動發生於1946年。在蘇聯的影響下成立了馬哈巴德人民政府。但不久後蘇聯撤出該地,失去保護的馬哈巴德迅速被伊朗軍隊滅國,30餘名政府官員悉數死于絞刑。

此後,陸陸續續爆發了一些規模較大的獨立運動,但是均被鎮壓。兩伊戰爭期間,伊朗大量收容伊拉克的庫爾德人難民。在此時期,伊朗對庫爾德人總體持寬容態度,並且,庫爾德人被允許進入伊朗高層工作。在此背景下,伊朗庫爾德人的獨立訴求並不強烈。


敘利亞角度

庫爾德人主要集中於東北部與北部。

與土耳其類似,敘利亞也對庫爾德人採取了極其嚴苛的文化禁令,這為21世紀敘利亞地區激烈的庫爾德獨立運動埋下火種。


03千禧黎明:21世纪至今的世界

       從古至今,我們可以看出,庫爾德人獨立建國一直以來是周邊國家爭鬥的籌碼。而這樣的劇本在21世紀仍在繼續。

       ISIS在伊拉克北部迅速崛起。美國在扶持了伊拉克傀儡政府後,共和國衛隊的殘餘出於對西方的仇恨,與極端宗教勢力勾結。為了謀取發展空間,庫爾德人首當其衝。美國為了驅使庫爾德人反抗ISIS,再次提出了獨立建國的提議。庫爾德人再一次相信了西方。這並不是因為他們愚蠢,而是因為他們無奈。驍勇善戰的庫爾德人全民皆兵,戰鬥在反抗ISIS的第一線上。BBC的一個紀錄片中,有一個採訪庫爾德少女的鏡頭,17歲的少女對記者說,我們終於能成立自己的國家了。面對殘暴的ISIS,庫爾德人的軍事紀律是:在彈盡糧絕的狀況下,將最後的子彈留給自己。

       但是在ISIS遭到剿滅後,庫爾德人從英雄變為了恐怖分子。                                              

       從圖中我們可以看出,庫爾德人聚居區分屬土耳其、敘利亞、伊拉克、伊朗。

       一旦西方遵守承諾,這四個國家都將失去一大片領土和寶貴的天然屏障。這四個國家背後的勢力,交雜著北約和俄羅斯的盟友。一旦有一個庫爾德勢力獨立,其他的庫爾德獨立勢力也將迅速獲得力


圖为 庫爾德人聚居區圖

04總結

       1905年的日俄戰爭中,當日軍大批部隊折損在旅順要塞,國內即將破產之時,日本財政大臣收到了500萬美元的無息貸款。這筆慷慨的貸款來自雅各·希夫,一位在華爾街叱吒風雲的猶太銀行家。他在與日本外交使節談話中稱:”我資助每一個排猶國家的敵人。” 他也不是唯一一個這麼想的猶太人。猶太民族利用自身的影響力,搞垮了所有歧視他們的國家。俄羅斯帝國、奧匈帝國、德意志帝國、蘇維埃聯盟,這幾隻倒下的巨獸身上都插著猶太人的刀子,當然,刀子在現代演化為了核武器。時至今日,特朗普上臺時也可能大量依靠了猶太人的支持——這位富商總統與多名猶太富翁私交甚密。他的猶太交際網即使沒有為他的總統生涯推波助瀾,也可能為他商業帝國的建立打下基礎。

       就現今的政治形勢而言,庫爾德人無法依靠任何外部勢力解決自身問題。庫爾德人如若想要實現自身建國的夢想,就應該離開自己世世代代深耕居住的大山。就像百年前猶太人一樣,從中東,走的更遠,遠到歐陸,遠到東亞和北美。用自己民族作為個人和集體的實力,影響每一個掌握話語權的國家,直到沒有勢力能對他們的意圖說不。那時,他們何時想要建國,都會獲得絕對多數的支援。

分类: 學術沙龍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