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19日,加泰隆尼亞(Catalunya),數千人聚集在首府巴賽隆納暴力示威,要求加泰隆尼亞獨立,抗議政府重刑獨立運動領袖和活動人士。他們如此憤怒,是因為他們的獨立公投(Independence Referendum)受到了西班牙政府「踐踏」,通過的獨立法案被中央政府壓制。為捍衛用民意換來的「主權」,他們只好這樣歇斯底里。從整個事件來看,今年的衝突來源於之前加泰隆尼亞舉行的獨立公投。

示威者佔據街道高舉加泰隆尼亞旗幟

       2017年,當時的加泰隆尼亞自治區政府組織了關於是否脫離西班牙獨立的公投,結果多數人支持獨立。於是2017年加泰隆尼亞議會最終通過決議,宣佈加泰隆尼亞獨立,成立加泰隆尼亞共和國。然而最終西班牙政府干預獨立行動,並且通緝自治區政府主席卡萊斯·普吉德蒙(Carles Puigdemont)。獨立公投的結果被政府摧毀了。

獨立公投悖論

       分裂勢力或民族主義政黨希望將獨立構想化為現實,關鍵在於尋找本族/本地區擁有主權的合法性依據,至少是能夠獨立的依據。在民主成為共識的時代,民意被廣泛認為是法案生效的合法性依據。在近一百年裡,民意調查一直都是解決這類問題的最常用手段。對於分裂一方來說,證明合法性不需要空洞地羅列歷史,也不需要暴力革命,只需要叫「烏合之眾」投個票,以多數壓倒優勢通過獨立法案,便可以綁架輿論,招來同情和支持,強迫中央政府接受獨立事實。

       然而在這一百年裡大多數情況是,「訴諸合法性的公投本身不合法」,這一現象可以稱之為「獨立公投悖論」,這就好比雞生蛋,蛋生雞——獨立合不合法,關鍵在於產生獨立的公投合不合法,而公投合不合法關鍵在於公投地區是否司法獨立,因為如果中央政府不承認公投合法,那麼公投結果無論如何不合法。可是哪個政府可能承認分裂行為合法呢?在這個時候,中央政府當然是最大的「無賴」,民意不通過,獨立本身不合法,如果民意通過呢,公投程式不合法,反正無論怎麼說,「獨立」就是不合法。這就是加泰隆尼亞憤怒的緣由。於是分裂主義和種族主義者當然不會甘休,因此在大多數情況下,公投之後的暴動是不可避免的,獨立公投這種文雅的抗爭自然會變成鬧劇。

       況且獨立公投之後,哪怕公投結果不指向獨立,追求獨立的運動也不會因此停止。如魁北克(Québec),即便多數民意不指向獨立,可是魁北克獨立運動仍然不會停止,為了獨立,他們還會製造第二次、第三次公投。

獨立公投之不合理性

       一個地區或是一個種族希望脫離中央政府管轄,這一行為究竟是「主權獨立」還是「分裂國家」很難界定。事實上,一個族群或地區的獨立並不只是關係到這個地區這個族群的利益,也關係到國家本身利益。仍以加泰隆尼亞為例,作為西班牙的經濟命脈,它的獨立直接意味著西班牙經濟的大幅衰退,西班牙其他地區的居民對此是不會贊同的。那麼脫不脫離,獨不獨立,其他地區也當然要有發言權,不然這就是歧視其他地區群眾的權利,就是綁架。

1999年東帝汶的獨立公投

       另一方面,獨立公投能不能引發獨立,程式合不合法,外部因素才至關重要。即便是真的實現了多數通過,若是失去外部支持,那還是「寡不敵眾」;若是公投被干擾,民意不被保護,也是一樣。東帝汶的獨立,與聯合國的介入和臨時接管不無關係;2011年南蘇丹之獨立,亦是在事實獨立(蘇丹政府宣佈停火並允許南蘇丹自治)後達成的協議。

       即便真正獲得主權,未來的路依然堅信。獨立公投結果未必被世界公認,由此分裂出來的國家也很可能因為不被世界接受而招致孤立。如此一來,獨立反而造成了困境。

分类: 學術沙龍

Translate »